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作文 > 正文

重耳逃亡扩写

远处望去,尘土飞扬,一群拖着沉重的身体行走在大路上的人满眼疲倦,像是掉进深渊里,眼前一片黑暗。重耳和他的随从,为了躲避追杀,狼狈狂奔。一路上,他们颊沛流离,吃尽了苦头,钱财也都花光了,人马早已断粮三天了。

这天,他们终于来到了卫国。重耳大喜,立即派人前去告知,向守城门的卫兵说:“车上坐的是晋国公子重耳,请快快禀报你们的国君。”守城门的卫兵听说是晋公子重耳,便飞马般奔走去禀报卫国的国君。卫文公听完卫兵的传告后,沉默了一会儿,便说:“身体不适,不宜见客,让他们走吧!”他知道重耳是逃难来的,所以不肯相见。守城门的卫兵回复重耳说:“我们国君今日身体不适,不宜见客,请你们往别处去吧!”重耳仰天长叹:“龙游浅水遭虾戏,虎落平阳被犬欺!”并暗暗发誓:“他日定报此仇!”于是这帮“难民”们,只好饿着肚子继续前行。失望蔓延着,将他们的步伐拖得很慢很慢……

这天中午,他们来到一个叫五鹿的地方。连日来的疲惫和饥饿,使这群“难民”们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。远远地,他们看见了一户人家,重耳说:“大家坚持一下,看到前面那户人家了吗?我们一定可以得到帮助的!”重耳派狐偃去讨饭。

狐偃快步来到这户人家,恭敬有礼地敲着门,喊着:“有人吗?我们是路过的,请求给点水喝……”等了一会儿,开门的是一个老婆婆,衣衫褴褛,她弱弱兢兢地说:“这些年真是天天打仗,大伙哪有心思种田,我们哪有多余的东西给你们吃呀?”狐偃说:“没有粮食,给点水喝,行行好,行吗?”站在旁边,一言未发的老汉慢慢抬起头,看了看他们说:“可以啊。”说着,他从身边捧过一把土块,对重耳他们说:“来,我们只有这个,吃这个吧!”重耳听完感觉受到了这个老汉的侮辱一般,怒气冲天,扬起马鞭就要打向老汉,狐偃赶忙拉住重耳,露出笑脸说:“公子啊,这可是个吉祥的兆头。老伯把这土块给我们,这是上天赏赐的土地啊!有了土地,我们还愁没有粮食吗?公子,快快拜受啊。”重耳听了这番话语,恍然大悟,急忙跪下接过了土块。接过土块的重耳,慢慢站起来,将两手举过头顶,望着苍天,泪水慢慢流了下来……

这些土块被重耳用一块布装着,带着它继续上路!

分享至:

作文相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