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作文 > 正文

其实我在乎

许多时候人们常常口是心非,无论外表如何冠冕堂皇,最真切的情感也只能被自己封锁铺尘。人们总是胆怯着、沉默着,殊不知内心最在乎的事被迫在躲藏,却等待着喷薄而出的那一刻。

其实,我对于家中老一辈的印象就只停留在他人的言论中。曾经趴在平房屋顶上听外婆数星星,香椿树下和外公同劳作的时光,随时间奔流而渐渐离我远去。若不是家人偶尔闲谈中提起,恐怕也会和相册中泛黄的老照片一起褪色。繁忙的学业不再允许我像以前那样拥向亲人的怀抱,仅有五分钟的路程,如今竟耗费我一年的时间去追赶。

我不常去外婆家。多年来的冷漠和隔阂阻碍着我迈向他们的脚步。提起探亲,心中就总有种莫名的恐惧随之而来,我不敢去和他们交流,甚至不敢和他们对视。可他们却总站在矮矮的房门前守候,等待着他们被牵挂的游子归家,哪怕一年只有那么几天。每每想到他们的真诚和期盼,我再心急如焚也缺乏那一份勇气,“你根本不在乎你的长辈。”家人的训斥如刀剐般刺进我的心里,我默许了。

那一年的年末,我敌不过外婆的挂念,被一通通的电话叫了去。年少时走过无数次的路,如今却陌生了,每走一步,心情都愈加沉重。艰难地挨到了家门前,我深吸一口气,按响了门铃,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我下意识的低头,如同机械般进行着每一步程序,像是做了哑巴,只盼着造访早些结束。耳边传来外婆轻微的叹息声,我心里一紧,却终没能发出任何声音,闷头坐下,装作忙碌。

外公在整理厨房,我躲在角落里按着手机上无用的按键,却感觉身边有一股温暖突然降临。外婆用她略带口音的家乡话轻唤我的名字,我一时吃惊,只顾着向另一边挪,恐被这突如其来的温度灼伤,身边的老人一愣,却没有说出带有埋怨的话语,只是询问我的学业。外婆如此努力地在缩短着祖孙间的距离,我不仅动摇,张张嘴想要回应,却被一种压力堵在喉咙,眼看着与外婆的交谈即将结束,这片温暖点点离我远去,下次再能拥抱它又是什么时候?老人的身影晃动着欲要离开,我的内心在剧烈的斗争,我不在乎吗?真的不在乎吗?要说点什么,那些在几年前就该说出的话……一股力量在我的胸腔中冲撞,急欲打破这多年冰冷的隔膜。

“外婆!”我几乎是用尽全身气力呼喊出这个名字,眼前微驼的背影似乎也在一瞬间震动,我看见她缓慢的转过身,直到那双含着欣喜的目光与我对视,我没有躲避。“唉!”这一声回应,让我在那刹那间释然,我终于看清了外婆的面容,被我一度深深掩盖在胆怯后的光芒,得以重见天日。积攒了多年的情感,迫不及待的想要表达出来,但我明白这只是时间问题,我知道我在乎他们,她是我最想念的外婆,这里是我遗失不见的家。

如果没有那一通电话,没有那一刻鼓起的勇气,也许我永远不会摧毁自己搭建的堡垒,一点温暖足以融尽整座冰山。只有抛弃了怯懦和冷漠,才会明白自己其实在乎,在乎那段虽远隔却不曾相忘的亲情。

分享至:

作文相关